无名之树

我坐在广场一角,凝望着这幅深秋的图景。

忙碌的大学生们手里拿着还未吃完的三明治,快步奔向下一堂课;也有三两行人缓缓踱步,安享午后时光。

眼前一排行道树吸引了我的注意。它们有着纤细的叶子,随风轻轻摇曳,似乎在诉说些什么。这样的树在伦敦街头随处可见,不过我未曾知道它们的名字。 “请问,你知道这棵树的名字吗?”我问身旁一位沉思的老人。谁也无法说清他究竟在这里坐了多久,似乎已经成为画面中静止的一部分。

“……啊,我也不知道。”老人愣了一下,仿佛从未意料到会有这样的问题。“你来自新加坡吗?”或许是我的英文口音让他这样发问。

“我在那里学习了四年。“

“我来自新加坡。“老人眼里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这下轮到我惊讶了:“可是你说话并没有新加坡口音啊……”况且,他的面孔也看不出来任何亚洲人的特征。

“我六岁的时候父母就带我来到了这里。十二月我就要回新加坡,为我母亲扫墓。”他沧桑的眼眸带着看破世事的通透。

谈话进行到这里变得略微感伤,我竟不知道下一句该说什么。老人不需要安慰,因为这不过是生活的本来面貌。世事变迁,得失之间何须介怀。

我想起了一首诗:

The wind, one brilliant day, called to my soul with an odor of jasmine.

‘In return for the odor of my jasmine, I’d like all the odor of your roses.’

‘I have no roses; all the flowers in my garden are dead.’

‘Well then, I’ll take the withered petals and the yellow leaves and the waters of the fountain.’

the wind left. And I wept. And I said to myself: ‘What have you done with the garden that was entrusted to you?’

也许有一天,岁月会带走我们珍视之物,留下孤独一人。我们也会带着些许悔恨、些许悲凉、些许淡然,在这样一个秋日的午后,向一个素昧平生的人倾诉些什么吧。

与老人道别之后,我又看到那一排无名之树,树叶在寒风中瑟瑟絮语。正如我与老人浅浅的对话,未晓君之名。

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个诺大世界的无名之树。

Comments